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走进福安 > 旅游风景

棕树山

来源:福安市文体和旅游局 发布时间: 2022-02-28 15:20
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 收藏 取消收藏 打印


风日晴和,草木复苏。当潺潺的溪水催开一树绒芽,枝条就携来缕缕柔情,趁机婀娜着婆娑起舞;当微风轻叩含苞的音符,小鸟就衔来阵阵欢喜,亮出自己婉转的歌喉。几番料峭倚东风,迎春花语送绿来。春山在望,脑海里萌发出一个念头:到福安新晋网红地——“棕树山”踏青。



车从市郊104国道化蛟村边,沿着一条蜿蜒的盘山公路而上。一路春风,车窗外合掌亭、葛藤坑、坪岗头、坡雷、坡里、生机盎然。车过了日山,再跃马下岭,通幽度壑荷洋山麓。荷洋,旧称福安“界东里二三都”,周边东山、院边、壶瓶垄、棕树山等自然村落,掩映在绿树丛中,恰似一幅幅美丽的图画镶嵌在山野间。由于这一带,地处福安、霞浦、柘荣三县(市)交界处,峰峦层叠,且天然屏障、回旋余地比较大。因而,在革命战争年代,叶飞、曾志、马立峰、马步周、陈挺、任铁锋等老一辈革命家都曾在这里打过游击。1934年8月,北上抗日红军在此休整养伤,还有牺牲伤兵埋葬在堵坪坑。棕树山陈伏銮,在苏维埃政府成立之时即任第一区领导人,发动荷洋100余人参加革命。一时风云际会,群英聚集。因了这一段岁月洇染过的革命激情,棕树山就留下了许多永不磨灭的红色记忆。“二三”革命期间,荷洋遭国民党反动派围剿,陈伏銮等革命同志被惨无人道残杀。敌人在苏区采取砍光、烧光、搬光的‘三光政策’ ,烧毁村里10余座清代古厝,村民流离失所。新中国成立后,荷洋被评为老区基点村。1950年,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,建筑有5座木建瓦房。“田舍炊烟常蔽野”,阳光跳跃片片黛瓦,投射年轮不枯、血脉不息的薪火相传。



绿林盆地,鸟鸣峡谷幽。壑崖犄角拐弯的山坳,映入眼帘的棕树山宛如画卷。“哇!好景观呀!”棕树山依托原生自然风貌和人文生态,建设荷洋梯田、棕树山房、欢乐溪谷、黛凝禅苑、康养庄园等十大项目,打造以原生休闲为基点、以乡村文创为亮点、以康养度假为重点的闽东精品乡村休闲度假胜地。据了解,福建棕树山旅游区规划总面积46平方公里,范围涉及3个乡镇,11个建制村,38个自然村,专家评审通过的规划投资十亿元。



时而绕园环池;时而复道回厅;时而走廊穿亭;时而登堂入室,游走长岭垭停车坪、陈家大院、棕树山房,领略这“虽由人作,宛自天开”的建筑群,顿觉兴建功德。立于堂前,默读文采斐然的碑文题刻,敬佩之感油然而生。从棕树山走出的陈茂春,1971年参军入伍以前,放过山羊、种过番薯、挑过木炭,磨砺出不一般的坚毅。1985年3月,凭借着部队发给的1600元转业安置费,闯入风云变幻的商海;1999年,到武安租赁和重组国有钢企,开启了自己的“钢铁之旅”。时间是执着的书写者,见证一路坎坷不凡的征程。经过几十年的创业发展,陈茂春兴华财富集团现已年上缴税款超亿元。“亿”气风发,陈茂春的事业拓展到吉尔吉斯斯坦的矿山、澳大利亚的腹地,心却依然牵挂着乡愁的棕树山。2017年,陈茂春回乡投资开发乡村旅游项目。陈茂春说, “我出生在福安,生长在农村,家乡的山山水水始终是我的牵挂。返乡投资一是响应国家号召,第二个是能为家乡做点事情、回报社会。” “我们有机会参与描绘这份波澜壮阔的世界,哪怕只是其中的简单几笔。用最时尚的说法,我们也是在改变世界。”





  总有一些经历,会沉淀为人生旅途中至美的画卷。因为棕树山出了一个陈茂春,让人们对这片青山的仰视,变成心理上的景仰。春山澹冶而如笑,山里那一树树樱花陆续绽放,吸引游客到此踏青赏花。站在一棵开满花的樱花树下,赶春人的笑容伴着早绽的樱花相映成趣,也留下如春天般的美好记忆。新绿嫩黄芳草香,繁花压枝春风醉。而今,棕树山从几乎“与世隔绝”到游客络绎不绝的蝶变,诠释了乡村振兴的“棕树山模式”。这里的开发,犹如一把打开山门的“金钥匙”,带动了一片产业、带富一方热土,呈现农旅融合、文旅驱动如斯美丽……